广州公共单车停运 街坊众说功过得失

  曾经陪伴广州市民8年,如今完成历史使命……

  公共单车寿终正寝 街坊众说功过得失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甘韵仪 周哲

  2010年,在市民的期待中诞生;2015年,政府投资1.2亿元;2016年,新增3万辆车;2017年,调整收费基准;2018年10月15日凌晨开始停运……

广州公共单车停运 街坊众说功过得失

广州公共单车退出历史舞台,市民忙着退押金

  从全城轰动的新事物,到被许多人忽视的“旧相识”,陪伴市民8年时光的广州公共自行车,如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寂静许久的公共单车服务亭又热闹了起来,人们听到停运消息后赶紧办理退押金。当网上一片广州公共单车被市场淘汰、被共享单车挤兑的声音时,有市民更愿意用“它已完成它的历史使命”来送别。

  三五分钟可完成退押金

  14日,距离停运时间还有不到一天,加上恰好周末,广州公共自行车几个退押金点,出现退款小高峰,消停多日的广州公共单车服务亭,又恢复了热闹。

  退款办理点设置在公共单车停车桩附近,原来就是公共单车服务点。14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黎先生到达天河区上社办理点时,前面已有7、8个人排队。“一开始,只开了一个窗口,后来又多开了一个,速度快很多,我排了十几分钟就可以办理了,只要证件齐全,很快就可以拿回300元押金。”

  另外,下午3时,天河区车陂点也有三四位市民办理退押金事项,下午4时到5时间,天河区黄村点共有20名市民前来退押金,正常来说,3-5分钟即可办理完退款,而且均是退现金。

  车陂点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两人是13日被临时调来的,主要为市民提供退押金服务,同时维护现场秩序:“现场有一定的现金交易,我们需要保证退押金时安全。”

  据了解,停运前市面上约有2000辆公共自行车仍在运营。到15日上午,记者再次巡城却发现,天朗明居、上社、学院、华景新城等多个公交站点旁的公共自行车停放点,均已没了公共自行车的身影,只剩下一排排停车桩。

  曾经为生活带来许多方便

  2010年6月22日,广州公共单车“空降”羊城,直接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市民林先生当年8月就办理了单车卡,“一个新生事物诞生了,当时觉得挺好的。那时还没有共享单车,正好在小区门口设置了公共单车停车桩,方便我们买菜,骑行几分钟就到菜市场了。后来,使用公共自行车必须与羊城通挂钩,充值300元作为押金。再后来,羊城通丢了,共享单车也就来了。”林先生说,广州公共单车诞生时没有“互联网+”,没有在全市铺开,没有社会资本投入,被淘汰是市场使然。

  “公共单车源于国外,广州公共单车的出现,让广州城更时尚便捷,更与国际接轨。”有网友甚至如此评论。

  根据广州市公共自行车网点的布局规划,中山大道BRT沿线设50处自行车停放点,可供4840辆单车同时停放。8年来,许多市民在生活变迁中感受到广州公共单车的便与不便。市民余小姐曾住在黄村:“我2012年开始骑公共单车,在此之前,都坐公交车去黄村地铁站,一般很挤,有了公共单车之后,觉得方便了很多。”2014年,余小姐搬到了海珠区,居住点附近没有了公共单车点,她顿时觉得不习惯。

  市民周先生则告诉记者,他已经有三四年没有骑公共自行车了。记者采访了一些退押金的市民,大多一年以上没有使用过公共单车,迟迟未退押金,各有原因,何先生说:“怕哪天突然要骑,就一直没退钱。”

  公共单车已完成历史使命

  据介绍,自诞生以来,广州公共自行车日均使用频次,最高达日均26000人次,而在决定停运前日均使用量仅为500次。对广州公共单车退出市场,许多人并不愕然。但也有街坊感到不舍:“我今天还在骑,以后都不能骑了。”14日下午,家住黄村附近的王阿姨还车时,见到多人退款,才知道广州公共单车要停运,当时整个停车点,仅停了她还的这一辆车。

  “任何事物都有利弊,就规范管理而言,现在的共享单车远比不上广州公共单车,它退市也是‘光荣退休’。”市民周先生说。作为最早一批使用广州公共单车的用户,林先生回顾过去这8年,特别目睹公共单车与共享单车的交替,很是感慨,他说:“至今,广州公共单车是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公共自行车押金单丢失

  

  仍可退款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