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王之王” 燕山“对决”

  10月18日至22日,“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在北京燕山深处的武警某训练基地举行,来自中国与白俄罗斯、中非、匈牙利、以色列、巴基斯坦等21个国家军警宪部队的100余名狙击精英同场较量。
       “枪王之王” 燕山“对决

“枪王之王” 燕山“对决”

  10月22日,“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圆满落幕,中外参赛队员合影留念。

  安晓惠摄

  在极限中锻造

  秋日燕山,层林尽染。

  19日中午,阳光分外耀眼。西班牙国民警卫队狙击手马科斯上士伏在地上,快速拉动枪机,将子弹装填进狙击步枪内,调整呼吸、集中精力,等待150米外随时可能出现的目标。

  “这个课目是利用声响掩护狙击,重点检验狙击小组分析掌握战场环境、快速捕捉战机和精准协同狙击的能力。”现场裁判员介绍,狙击小组2名射手可自由分配5发子弹,但必须在2分钟时间内,利用随机播放的6次模拟枪炮声作为掩护,对5个直径依次为3至7厘米的目标进行射击。

  狙击手素有“枪王之王”的美誉,但每一个“枪王”都是从不断挑战自我极限中锻造而来。

  马科斯是一名实战经验丰富的狙击手,曾远赴阿富汗、伊拉克等国执行任务。但这次的射击目标最小直径只有3厘米,还不足一个乒乓球大小,显靶时间仅5秒钟,射击难度相当大,战机稍纵即逝。在本课目比赛中,他取得了好成绩。

  在当天的近距离精准狙击课目中,狙击手的目标是58米外的2条长10厘米、直径3毫米的玻璃管,下方悬挂一把轩辕剑。如果射手在35秒内两发全中,则轩辕剑掉落,并赠予射手。

  哈萨克斯坦参赛队员耶门诺夫在这一课目发挥出色,斩获轩辕剑。走下赛场,他高兴地与队友合影留念,分享喜悦。武警部队参谋部情报局局长张晓奇说,“轩辕剑是剑中之王,体现了中国的尚武精神,赠予‘枪王之王’最合适不过!”

  凸显实战特点

  20日,燕山脚下的密林深处,一声枪响划破了山谷的宁静。此刻,隐蔽在200米开外靶壕里的武警雪豹突击队狙击手白志迪立即转身,凭借听觉判断,利用潜望镜快速查找声源位置。

  在裁判员判定准确锁定目标后,白志迪迅速占领射击位置,集中精力做好射击准备。当头部伪装靶显靶瞬间,他利用短短1秒快速调整瞄准点,果断扣动扳机,正中靶心。

  竞赛裁判组副组长王建宇说,白志迪参加的课目叫对抗狙击,由电影《兵临城下》的主人公、苏联著名狙击手瓦西里的故事演变而来,要求狙击手听声辨位,完成对目标的精准狙杀。

  张晓奇介绍,本次比赛的课目设置,借鉴了近年来武警部队成功处置的实战案例经验、近些年全球发生的恐怖事件应对之策,以及各种特战比武中的国际惯例,每个课目都带有实战背景,凸显实战特点。

  收获体验和友谊

  22日上午,竞赛进行最后一个课目——挑战狙击。参赛选手在狙击步枪瞄准镜被遮蔽的情况下,3分钟内对80至150米处的5个胸靶实施射击。

  虽然只打中了1个目标,但柬埔寨选手赛义哈中尉仍难掩兴奋,他首次体验这个课目。“这个课目紧贴实战,充满挑战性,是狙击手喜欢的。”他说。

  随着挑战狙击课目的完成,“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赛程宣告结束。经过激烈角逐,中国武警猎鹰突击队包揽个人全能总冠军和小组团体总冠军。

  此次是荷兰首次派员参赛,选手赫尔德上尉对竞赛课目设置兴趣浓厚,认为类似的训练非常有助于实战。“这次竞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给我国的狙击训练提供了有益借鉴和启示。”他说。

  马其顿选手米萨洛夫斯基下士和队友马塞夫斯基军士长曾在欧洲参加过德国、意大利组织的多场狙击赛事。米萨洛夫斯基说,他和队友在比赛中竭尽全力,虽然部分课目未能成功,但收获了全新体验和深厚友谊,这超越了竞赛本身。

  陈劲松 赵 彬 谢析搏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