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刚:画家其实是在画自己

今年九月初,艺术家张晓刚的最新一批作品在纽约佩斯画廊展出。这个新的系列探讨了对时间的理解、空间的叠加、和人在现实中的角色感。在展览开幕期间,FT中文网《谈艺录》与张晓刚共同回顾了过去三十多年的艺术创作,在巨变的社会背景下的人生起伏,以及这些年对于绘画创作的心理表达与坚持。

张晓刚,1958年出生于昆明。十八岁时下乡插队,“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于1977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张晓刚的代表作品包括“生生息息之爱”、“全家福”系列、“血缘:大家庭”系列等。他的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广泛收藏,包括美国旧金山现代美术馆、澳洲昆士兰美术馆、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荷兰阿姆斯特丹彼得•斯代弗森特(Peter Stuyvesant)基金会等。

本文为此次对谈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为《张晓刚:“政治性”是对我的误读》。

吴可佳:现在咱们来聊聊重复性这个话题。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不太理解您这方面,会说您一再回归到类似的主题与情绪,例如记忆。而很多艺术大师,包括莫奈、塞尚、毕加索,都会强调重复性对于他们艺术创作的宗教性意义。其实重复的过程,对于很多艺术家而言,是一个历练的过程。

张晓刚:对,我特别相信这句话:“重复就是力量”。我特别同意你刚才说的宗教感、宗教性,我觉得艺术家有时候这种重复,真的是想反复去探索某种东西,或者重复地去体验某种他(她)感知到的东西,而这个是一次性完成不了、满足不了的,可能需要很多次。

这个话题其实容易和别人说的产品复制的概念混在一起,所以我们说艺术上的重复和产品的复制是两个概念。一个是把它当作产品在生产,一种是在反复的体验中在寻找它的终级价值,也可以说,核心的一种什么东西。

张晓刚:画家其实是在画自己

2018 浴缸 ©张晓刚,佩斯画廊供图

我个人的体会就是,我不断地重复、不断地重复,才能感觉对某种东西体会得更深一点。像我画灯泡,画了几百个灯泡,可以开一个灯泡厂了。但我还是画不够,并不是说我觉得它很重要,而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有一天我弄清楚了这个是什么意思,我就不画了。

吴可佳:这次展览中,有动态的灯泡,有静止的灯泡,在创作的过程中,是与当时的心情有关吗?

张晓刚:像小女孩那幅作品中的灯泡,完全是为了配合这个动态,构图的需要,或者强调动态的感觉,就用了灯泡的这个线。

有的也有斜线在里面,这个是我原来的画面上没有的。最近我的画面上出现了和以前不一样的线条,一个是出现了长的直线,一个是出现断线。

原来我作品中的线条都是有始有终的,这一次的作品创作里边,我发现下意识地,开始画这种断掉的线,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心理上的需要,我不再考虑这个线本身代表什么。原来可能会想,是电线或者什么很具体的一个,这次我想不要考虑了,就是一个线的感觉,而且这个线和形体、空间的感觉是互相对立的。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